63岁丁嘉丽:两段婚姻受伤,对不起一双儿女,现潜心向佛淡然老去

63岁丁嘉丽:两段婚姻受伤,对不起一双儿女,现潜心向佛淡然老去

Categories :

“放纵性欲,堕胎四次,终究是自食恶果。”对于一个女性来说,“贞洁”几乎是品行中最应该注意的方面,但现实中却总会出现一些“

“放纵性欲,堕胎四次,终究是自食恶果。”

对于一个女性来说,“贞洁”几乎是品行中最应该注意的方面,但现实中却总会出现一些“特殊”的女子。

在她们的口中,会标榜所谓的“自由”,进而无限制的放纵自己。

而在混乱的演艺圈里,也有这样的一个女人,她就是看似本分,内心却极度“放纵”的知名演员——丁嘉丽。

在上个世纪,传统观念还极其严重的年代,丁嘉丽就已经早早接触到了“性启蒙”,之后便发生了一系列荒唐的事情。

未婚先孕,偷偷打胎;婚内出轨,再次打胎。

为了实现自己的情感自由,后来甚至都不愿意认养亲生孩子,以至于孩子对她怨恨有加,至今都未原谅她。

所幸她最终幡然悔悟,最终走上了佛学之路,实现自我救赎。

1959年,丁嘉丽出生。

丁嘉丽是一位来自东北的女孩,出生时便遭受了人生的初次考验:父母心存偏见,不愿养育她。

于是在寒冷刺骨的冬季里,她被送到一对演员夫妇的家门口,由他们收养,填补了原有家庭的缺憾。

可惜的是,尽管养父母能提供物质上的支持,却无法抚慰她精神上的创伤。

养父母因工作繁忙,经常不在家,将丁嘉丽托付给坚强的姥姥照顾。

而留守儿童的困扰,便是青春的发育期来临,缺少应有的引导,丁嘉丽也不例外。

正值青春期的她,无人传授人生经验,最终在同龄人的影响下,走向了所谓的\”自由\”之路。

但小嘉丽对于真正的\”自由\”一知半解,只能按字面理解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因此,在其他孩子的误导下,她开始对“五彩斑斓”的碟片产生了兴趣。

这个选择,为她之后的生活种下了悲剧的种子,也预示着她即将面对更多的挑战和苦难。

一直以来,丁嘉丽都陶醉在电影的世界里。

外国电影向她介绍了一个全新的理念:爱情独立,生活独立,感情自由发泄。

这种在个人权益尊重中,所蕴含的\”自由\”理念,变成了她的梦想,也让她对于两性关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读中学时期,丁嘉丽展现出了\”叛逆少女\”的典型特质:逃课、成绩排名倒数。

但出奇的是,她逃课并非为了好玩,而是偷偷跑到养母的剧院看演员们彩排。

当养母发现后大为震怒,丁嘉丽却坦言她不喜欢读书,梦想自己也能像养母一样成为一名演员,站在舞台的聚光灯下。

然而,养母却断然拒绝了她的要求。

丁嘉丽并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人,既然养母不同意,那她就去找爷爷奶奶请愿。

可惜的是,爷爷奶奶不久后遗憾离世了,终究没能见到她在舞台上的身影。

之后年方20的丁嘉丽,带着雄心壮志,从佳木斯迈步进入了北京。

1980年,在一位贵人的引导下,她报考了上戏。

当时的丁嘉丽美丽动人,闪亮的大眼睛,五官精致,双唇红润,白皙的牙齿更显得她满有朝气。

在整个大学四年里,无数次地男生向她示爱,然而她始终未曾恋爱过。

1986年,丁嘉丽凭一部《山林中的头一个女人》崭露头角,斩获第7届金鸡奖的最佳女配角奖。

然而在事业风生水起的时候,她却表现得与众不同,并未深耕事业,而是以爱情为重。

在拍完了电视剧之后,她选择花费了近5年的时间,沉浸在话剧的表演中。

在这期间,她遇到了初恋胡广川,他们都是热爱话剧的演员。

初恋的甜蜜,让两个年轻的心灵相互吸引,探索人生的禁果,也变得自然而然。

只是在那个保守的年代,每一次的尝试都可能受到非议。

但是丁嘉丽却显得无所忌惮,总是在\”偷尝“的边缘游走。

胡广川虽然性格稳重,但面对这样充满吸引力的女友,怎能全然保持清醒?

只不过,他懂得一旦走向那一步,承担更多痛苦的将是丁嘉丽。

而养母经常告诫她:“作为女孩,要学会洁身自爱,只有自尊、自爱的女人,才能赢得男人的尊重。”

但在丁嘉丽看来,这些观念都已经过时,她作为新时代的女性,应该活出自我风采。

然而,在初尝禁果后的丁嘉丽,和胡广川并没有像成年人一样理智地处理这种关系,也未能确保自己的安全。

结果如人们所料,丁嘉丽陷入了未婚先孕的局势。

在任何时代,面对未婚先孕的问题,解决之道只有两个:结婚成家或放弃新生命。

当丁嘉丽知道自己怀孕,她的心开始充满慌乱。

结婚和生子,并不在她的人生计划中,因为她向往的是演艺事业,而婚姻意味着可能要暂时放弃梦想。

于是,丁嘉丽和胡广川做出了痛苦的决定——堕胎。

进入医院后,为了说服医生进行手术,丁嘉丽必须虚报年龄,并称自己已婚。

躺在寒冷的手术台上,看着利光闪烁的手术工具,丁嘉丽的心里翻涌着惶然不安。

当手术即将开始时,她感到一种剧烈的恐惧,尖叫道:“我不想做了!”

但是几秒钟后,理智重新占据。

她明白,过早怀孕肯定会影响她的前程,于是她鼓起勇气接受了这个手术。

这次堕胎,给了她深深的记忆。

术后不久,丁嘉丽重回剧团,以工作来遮掩那次不堪的经历。

尽管身体疼痛,甚至排练过程中还流血,她仍坚持去完成任务,在舞台上变得更加卖力。

不过,知道未婚先孕后果如此严重的丁嘉丽,似乎并没有吸取教训。

与胡广川结婚后,她又犯下了更大的错误。

他们结婚初期,夫妻关系甜蜜,但因工作原因导致二人总是分离。

就在这期间,丁嘉丽没能保持清醒,而是与一位已婚男士,发生了不恰当的关系。

更痛苦的事情接踵而至,丁嘉丽再次怀孕。

看着自己的肚子日益隆起,她鼓起勇气向那个已婚男士坦白真相。

然而,她原本希望从他那获得一些安慰,结果却被无情地拒之门外:“你自己搞定,跟我没关系!”

刚开始,她的丈夫胡广川对此并不知情。

而在经历第二次堕胎后不久,丁嘉丽又成为了母亲,怀上了胡广川的孩子。

她试图隐藏这段婚内出轨的过往,但世界上并无完全遮掩成功的秘密。

发现妻子背叛的胡广川愤怒不已,可尽管如此,他没有立即提出离婚,而是默默等待女儿胡琳娜出生,他们才达成了离婚的协议。

两人的感情,从大学时期就开始种下,结果却走到了这样的田地,着实让人唏嘘。

这场婚姻的失败,让丁嘉丽暂时清醒,开始将精力投入到事业中。

然而向往自由的丁嘉丽,最终没能逃脱“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诅咒”。

在工作中,丁嘉丽遇见了一位大学讲师。

这一次,他们迅速闪婚,并在婚后不久生下了一个小男孩。

但似乎天道轮回,丁嘉丽在怀有身孕之际,发现新的丈夫出轨了,导致这段婚姻最终也以破裂收场。

纵观丁嘉丽的感情经历,无论他在婚恋中所经历的是快乐还是痛苦,她的子女遭受的伤害是实实在在的,无法用任何话语掩饰。

作为一个母亲,她可以说是疏于关爱和教导子女。

当初,大女儿胡琳娜理应跟随父亲胡广川,然而胡广川因为商业失败导致入狱,未成年的胡琳娜,只好寻回她的母亲丁嘉丽。

丁嘉丽却担心带着女儿胡琳娜,会影响她再次寻觅新的爱情,于是就把女儿寄养给胡广川的弟弟,而她自己则继续轻浮的生活。

然而,胡琳娜在胡广川弟弟家受尽虐待,过得苦不堪言。

她的童年只能用荒凉、孤独和耻辱来形容。

至于丁嘉丽的儿子,也未曾有过平静时间——还小小年纪的他就被送进了寄宿学校。

在那度日如年,以问题少年的头衔而闻名全校,闯祸不断的他,甚至因一次打斗,被学校开除了。

多年过去,直到岁月消磨掉了丁嘉丽的年轻气盛,让她看清了世俗的真相,她才深感血脉亲情之珍贵。

她开始渐渐关心起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两个孩子,并试图修复曾经犯下的罪过。

然而,那段阴暗的童年,恐怕是一种永久性的创伤,可能会伴随他们余生。

即使丁嘉丽千方百计的道歉,无微不至地操心子女的生活,并尽可能弥补过去的错误;

即使她上电视参加秀场,尝试在摄像机前和女儿握手言和。

但是几十年的隔阂,已深入骨髓,几十年的“隔阂”,难以化解。

2009年,丁嘉丽在公众面前坦言曾经“一意孤行”的自己:四次流产、出轨及离婚等等。

她带着自身的教训告诫民众,要认清现实,不能因失足而酿成千古恨。

丁嘉丽似乎只有这样做,才能慰藉她的内心,也算是一种为自己赎罪的方式,只是希望以后的生活能好一些,哪怕仍旧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此外,丁嘉丽开始孜孜不倦地研究佛学,重燃对自我和生活的认知。

她逐渐明白,自己想要何种的生活,如何面对未来的岁月。

学了佛学后的丁嘉丽,仿佛焕发出新的生机,并且决定淡泊名利,从此与情爱画下句点。

每当独处时,丁嘉丽会将自己沉浸在佛学的世界,这能使她不再感到孤单,也让她对世界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能更好地面对生活挑战。

如今,丁嘉丽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忙于拍摄工作,尽情享受自我。

虽然她历经风雨,但那些经历,却好像塑造出了更优秀的丁嘉丽,让她对角色的理解更为深刻。

因此越来越多的制片人找上门,请她参与拍摄。

2022年底,凭借在《回来的女儿》中的“高梅”一角,丁嘉丽以其精湛的演技,重新登上大荧幕,彰显出老戏骨的专业度。

以丁嘉丽为鉴,我们在生命长河中总会做出各种选择,偶尔走上歧途并不可怕,因为没有人是完美的。

最重要的是能认识到错误,改正过来,回到正确的道路上。

但还是要说一句,在充满误导和诱惑的路上,我们应时刻坚守真我,理性看待每一步,避免给自身留下太多遗憾。

TAG:养母,演员,手术,人生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