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娱彻底输了,不愧是年度最敢拍的台剧

内娱彻底输了,不愧是年度最敢拍的台剧

Categories :

这几天,齐齐哈尔中学体育馆坍塌事件牵动着所有人的心。11条鲜活的生命就此离去。震惊,悲痛,哀悼……事故原因还没出,另一条

这几天,齐齐哈尔中学体育馆坍塌事件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11条鲜活的生命就此离去。

震惊,悲痛,哀悼……

事故原因还没出,另一条新闻却突然炸上了热搜:

吴亦凡不服一审提起上诉。

网友们见状,都在吴亦凡词条下面呼吁,要对齐齐哈尔事故一查到底。

这不仅仅是一场意外事故,其背后或许还隐藏着更多的安全隐患。

调查与追责,绝不能敷衍了事。

不只是迫于当下舆论压力而做出回应,而是应作为长久的反思在社会上发出回响。

在这方面,台剧这几年表现非常突出。

多次将过去的重大事件搬上荧屏,以不同的视角呈现出新颖的思考。

这不,最近又对30年多前的一场灭门惨案,进行追问和剖析。

也与当下的社会议题,产生了诸多碰撞。

八集完结,豆瓣评分8.6

绝对称得上年度佳剧。

今天,鱼叔就来和大家说一说它——

《八尺门的辩护人》

Port of lies

基隆,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命案。

经营渔业的郑船长一家三口,被残忍杀害。

夫妻二人,身中数刀当场毙命。

2岁的女儿,惨遭溺毙。

嫌疑人阿布当场被捕。

他全身是血,在附近游荡。

有目击证人称,看到阿布当晚进入过郑船长家中。

阿布自己也承认了杀人罪行。

而且他确实有杀人动机。

阿布是一名印尼籍外劳。

之前在郑船长手下打工。

拿着不足当地人一半的工资,却干着最累的工作,还经历着非人对待。

阿布不堪忍受,后来逃跑。

证据确凿,动机合理。

阿布很快被判杀人罪,处以死刑。

然而,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

男主佟宝驹(李铭顺饰)是法院分派给阿布的公设辩护人

起初,他与所有人一样,认定这个案子已经板上钉钉了。

再加上自己马上就要退休,去律师事务所挣大钱了,并不想节外生枝。

所以他打算按照常规操作:

认罪、不争、求情,然后法官一锤定音。

可办公室新人,却说出了这个案件的许多疑点。

阿布已经杀死两名大人,为什么还要费劲溺毙一个2岁的孩子?

为什么阿布行凶后不逃跑呢?

在新人的刺激下,佟宝驹这个老鸟也发现这案件确实疑点重重。

疑点一:翻译错误。

作为外籍劳工,阿布需要翻译协助。

可法院派来的翻译,并不是什么专业人士。

而是来自与阿布所在船业公司有利益来往的讲师顾问。

利益当前,翻译准不准,谁都说不清。

开庭当日,这位翻译就故意将阿布念叨的「didelikno」翻译错误。

这个单词实意为「藏起来」,但却被这位翻译说成「你好」。

这是为何?

疑点二:消失的船员。

前文提到,阿布是一名「逃兵」。

实际上,和他同船作业的所有外籍渔工全都消失不见了。

按照副船长的说法,是因为工作结束,这些人被送回自己的国家了。

可通常情况下,渔船返港后,保养、补给、整理等工作仍需要渔工处理。

所有渔工一返港全部不见,这样的事几乎从未有过。

并且,消失的不止是外劳渔工。

还有一名美国随船观察员,与他的观察笔记。

二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吗?

美籍远洋渔业观察员

去年的3月10号落海失踪

遗体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

疑点三:凶器的归属。

调查发现,阿布被认为用来行凶的鱼刀,其实是郑船长自己的刀。

那么,阿布究竟是否为蓄意谋杀,就有待商榷了。

除了这些疑点,随着佟宝驹的调查,越来越多的人与利益关系被牵扯出来。

不仅有渔业公司,还有政府官员以及欧盟相关部门。

条条线索都在表明,这桩命案背后还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阿布的量刑还未拍案,已经有人要他必须得死。

那个外劳,一定要死。

剧中命案的灵感来源,是1986年震惊台湾的汤英伸事件

身为原住民的汤英伸,不满雇主对自己的欺压与歧视,且又被扣留身份证,与其发生冲突。

最后在酒精的催化下,怒上心头将雇主夫妻二人杀害,并摔死二人的孩子,最后被处死刑。

这个案件在当年引起了台湾社会各界对于原住民议题的讨论。

汤英伸

后来,很多影视作品都有这个案件的影子。

最为人熟知的,大概就是2017年的电影《血观音》了。

《血观音》剧照

对于《八尺门的辩护人》,不少人将阿布这个外劳也看做是汤英伸的延伸。

这二人的处境十分相似。

身为外劳,阿布在当地人眼里,和干活的牲畜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拳打脚踢是常事儿。

工作中,受伤也是不可避免。

当地人可以就医治疗,外劳却没有这个权利。

阿布曾因工作手指受伤。

因为没有及时治疗,伤口化脓溃烂。

船长为了减少麻烦,直接将阿布的这根手指剁掉。

后来,随着佟宝驹对案件中各种疑点的揭秘,更加残忍的事情也逐一扑出水面。

首先就是,阿布为什么要专门溺毙孩子。

佟宝驹将这个问题当面提出。

答案令人出乎意料:

他以为,淹在水里两分钟不会死。

你以为阿布是在说胡话?

并不是,他出于自身经历得出来这个结果。

阿布年纪不大,十分爱哭。

只要一哭,就会被船长压在水里两分钟,以此来停止哭泣。

这一行为,被船长等人美其名曰为「游戏」。

阿布自己可以在水里憋气两分钟。

所以,当他看到小孩哭泣时,同样将孩子按在水里,以阻止哭声。

只是没想到,孩子死了。

其次,翻译为什么要故意进行错误的翻译呢?

阿布说的「藏起来」是什么意思呢?

原来,是指他的护照,上面有着阿布真实的年纪。

一直以来,所有人都认为阿布是一个成年人。

毕竟,即便是外劳,雇佣未成年人也是违法的。

可实际上,大家看到的阿布护照是假的。

他案发时的真实年龄,未满十八岁。

所以,量刑上应该考虑到这一点。

可这个事实一旦被发现,就会牵扯到整家渔业公司。

而这家公司并不干净。

这也与消失的船员与美籍观察员有关。

因为观察员拍下了船长等人虐待船员以及各种违法捕捞、走私的证据,最终惨遭杀手。

而目睹了这一切的外劳船员们,则被扣押了起来。

不过,将阿布看做是汤英伸就太简单了。

他只是这个事件的一面。

另一面,是佟宝驹父亲

片名中的八尺门,指的是台湾原住民阿美族的聚集地。

被杀害的郑船长,就是阿美族人。

佟宝驹同样是。

佟的父亲,年轻时也是一名渔工。

父亲一辈所代表的原住民,才是汤英伸「本人」。

他们早年同样受到剥削和排挤,每天有干不完的活,拿着不能糊口的钱,住着漏风房子。

有原住民渔工出海死亡,其家属也得不到任何赔偿。

难道我们不是人吗?

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生活的佟爸爸,在一次喝醉后,冲动之下杀死了船长。

看,是不是与阿布的经历一样?

只不过今非昔比,外籍劳工阿布杀死的是原住民船长。

导演有意在「身份」这个设定上玩了一手转化,却将外劳与原住民的命运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种互文。

于是,故事要探讨的问题,不再是单一群体,而是整个社会。

近些年,台剧越来越「夯」。

尤其是在悬疑题材这一块儿。

案件有料,逻辑严谨,已经算得上基操了。

更重要的是,创作者们并不会将目光局限于一个个案本身,而是会从中延伸到整个社会。

而且,也不会只落脚于一个话题。

就像去年大热的台剧《她和她的她》,不仅讲了校园性侵,同时全面探讨了女性困境。

《八尺门的辩护人》也是如此。

故事以基隆命案为起点,围绕原住民与外劳的生存困境展开叙述。

但最后落脚的,却是关于废除死刑的话题。

基隆命案之所以能牵扯这么久,就在于它发生在台湾「废死运动」最火热的时候。

台湾民众有七成的人,对司法公平性缺乏信心。

有七成五认为,台湾法律只保障有权有势的人。

有八成的人认为,穷人比有钱人更容易被判死刑。

但是八成五的人,支持死刑。

阿布的死刑,某种意义上是一发信号枪。

实际上,对于死刑的争论,更是对人权的讨论。

一方面,当被告为原住民、外劳、死刑犯这样的少数群体时,人权该立足于何地?

原住民、外劳,「生来」就是受歧视的群体。

外劳自不必多说,阿布的遭遇就是典型的例子。

但同时,原住民的问题也只是被隐藏在外劳身后而已。

就像郑船长。

从阿布的角度去看,郑船长无疑是一个坏人。

实际上,郑船长也是听命于资本家而已。

他的家庭并不富裕,所住的地方,也是政府为低收入人群提供的廉价屋。

案发当晚,阿布带着偷来的鱼刀来到他家。

郑船长表现很温和,不仅让妻子给阿布做饭,还打电话给老板,要求解决阿布的问题。

郑船长在渔船上对外劳的粗鲁行为,其实可以理解为有样学样。

因为他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

可是,至于死刑犯,人权从来不是一种保障。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是根植于民众心中多少代的观念。

毕竟,如果没有了死刑,那些被害者与被害者的家属该如何得到安慰。

另一方面,当代表着尊重生命的人权具化为死刑,同时成为政客手中运作的砝码,人权的意义又究竟为何?

正如前文所言,因为各种原因,阿布本可以不用被判死刑。

但是,他必须得死。

因为他目睹并参与了渔业公司整条灰色产业链。

如果阿布开口说出真相,这家公司就要完蛋。

所以,资本要阿布死

不仅如此,渔业是台湾重要的经济命脉。

而这家公司还是全台湾前三大的远洋渔船企业。

如果这家公司倒台,那么台湾经济将遭受重创。

所以,政治也要阿布死

除此之外,就连废死派代表,法务部部长也要阿布死

之前,她一直在帮助佟宝驹,为阿布进行辩护,设法避免死刑。

但在政治博弈中处于下风之后,她却想通过阿布的死,来换取更大的政治胜利。

部长先拿到了阿布未成年的事实。

并打算在阿布被执行死刑之后,再将真相公布于众,以达到最震撼的舆论冲击。

在她看来,阿布的死亡是必然的,也是有意义的。

是为了更成功地推进废除死刑的运动。

不杀,就不能阻止继续杀。

如果必须要杀,那就要杀在最好的时刻。

文化冲突、种族问题、政治博弈、人权……

这些深刻的话题出现在一部剧集中,着实让鱼叔刮目相看。

而且不止这一部。

像是《做工的人》,像是《我们与恶的距离》。

不论是直面与追责社会议题,还是与当下的思想舆论碰撞产生涟漪。

台剧一直在破圈。

剧中佟宝驹说过一句话:

反抗,不是拒绝合作。

而是拒绝同化。

反观内娱。

虽然这几年也有《狂飙》《漫长的季节》这样的佳作出现。

但反思历史、直面当下的剧作,还是太少了。

我们还一直被圈在悬浮的情情爱爱中不能逃脱。

如此一来,人们也变得更加容易遗忘过去,淡漠社会。

这样下去,鱼叔也想学佟宝驹说一声:

Holy妈祖!救救「它」

TAG:阿布,吴亦凡,渔工,台湾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